WHY NOT BOLD?

【WHY NOT BOLD】港產靚PAT PAT﹗ 電臀舞團「港股」代表 — Kimberly專訪

https://youtu.be/sDJl4cYGXa4 老一輩經常話「 PAT 大好生養」,現今女生就話「 PAT 大難影相」,現代年輕人特別介意自己的身型,更希望像韓團女生一樣高挑纖瘦。相反,有人因為「 PAT 大好生養」一句說話,給予屁股滿滿的自信,開始了她用「屁股佂服宇宙」之旅,更「臀」聚愈來愈多靚 Pat Pat ,組成電臀舞團「港股」,她就是「港股」團長—Kimberly。 在接觸電臀舞( Twerking ) 之前,Kim 已經跳了多年 Hip Hop 街舞 Locking ,是一位帥氣活潑、型格搞鬼的街舞 Locker,而約在七、八年前接觸電臀舞,Kim可以說是一跳愛上。 「我覺得身體咁多個部位可以運用,偏偏電臀舞重點放喺我哋幾乎好少會Focus嘅 Pat Pat係好有趣。加上由細到大媽咪都話我 PatPat 大好生養,唔好嘥吖個身體係我嘅,而且我仲係啦啦隊競技運動員,好多Tricks都可以巧妙咁用喺電臀舞舞蹈編排入面,索性將身體用到盡﹗最後就變咗專攻電臀舞 。」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港股 TwerKUSH(@gong2gu2)分享的貼文 衣著少布等於賣弄性感是常見誤解? 無論世界各地或者香港,於十多年前不少人對於比較小眾的電臀舞都存有各種誤解。其實電臀舞的起源來自非洲民族舞蹈,與現代電臀舞最接近的是西非象牙海岸部族舞蹈 Mapouka,Mapouka舞蹈動作是集中於臀部,以擺動臀部慶祝成人禮、生育、結婚等重要場合,是一種展示美態的舞蹈。後來大西洋奴隸貿易,Mapouka 等非洲民族舞蹈傳入美國、歐洲及加勒比海地區等。 傳入美國等地之後後,由於電臀舞著重擺動臀部動作,經常被脫衣舞者、或是夜店舞者採用,加上跳電臀舞衣著較「少布」,令人大眾容易誤解電臀舞有性...

【WHY NOT BOLD】非.典型女主角 — 專訪 JW 王灝兒

你第一次認識的王灝兒,是怎樣的王灝兒? 是20歲時唱著 “Yes I belong to you” 的神秘女聲?還是那位矛盾一生的 JW?《聲夢傳奇》的歌唱導師?抑或是《欺詐劇團》中的卓欣欣? 「偶像」、「歌手」、「演員」,你認為哪個身份最適合形容你?她說,她是個 entertainer。這個字相當的中性,也相當謙虛。「我喜歡唱歌,唱歌時我在娛樂我的觀眾;演戲時我的表演也是為大眾提供一種娛樂。」 三年前,她上了彭秀慧的戲劇課,才發掘了自己的演戲靈魂。「唱歌是很獨立的一件事,但當我演戲時,可以與許多人一起無顧慮地交流,那是從未試過的有趣。」然而,她也深知這並不容易,「我好想找到一個機會成為演員。」然後,直到 2020 年,她轉投星夢娛樂,全因她大喊的一句:「我好想演戲!」 如果你有留意她上節目、做訪問,她的情緒很快「到位」,尤其說到自己的演員夢,她很容易便說到紅了眼。人人都說她真性情,甚至太真性情,這種毫無掩飾的性格完全不像是「吃這行飯」。當你以為簽入 TVB 後便能確保你的演員路,JW 坦白地說,從來沒有人向她保証過一定有戲可拍,「我 take 了一個很大、很大的 risk,然後告訴自己,okay I’ll try,I’ll put myself there,如果有(機會)就好了,沒有(機會)的話,at least I tried。」 JW年紀很小便當上了歌手,然而在演員生涯上,她卻算是一個 late comer,「但如果你問我,怕不怕太遲,我覺得如果現在我不去嘗試的話一定會後悔。」歌唱事業一直順利,你以為她會有一定的包袱。偏偏,她毫不介意出演的角色,「奸角才好玩!又或者飾演黑社會大佬,哈哈!」她勇於挑戰不同角色,她想做一些大眾不覺得她能做到的事。「無論你去到幾歲,都一定有適合的角色,並不是永遠都只要十幾二十歲的女演員,也許要...

【WHY NOT BOLD】印度面孔港女靈魂 — 港印文化KOL 新德莉莉

Let’s talk about Bold.  你會如何定義 “Bold” 這個字? 無畏懼的;自信而勇敢的;顯眼突出的;大膽、放肆、超越通常的界限;粗體的。 Bold 是個多義詞,正如每個人對 Bold 的理解都不一樣。 BBOLD,BE BOLD — 與其由我們來告訴你如何 Be Bold,不如交由你來定義。這一次,BBOLD邀請了六個背景迥異的女性,從她們自身的經歷出發,分享對 Bold 的想法。 最後一位是新德莉莉 New Dellily。 New Dellily 你唔接受你自己,其他人係一定唔會接受你。 這個女生有著兩個名字:在新德里的她叫 Pranali Gupta,在香港的她叫莉莉。作為一個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印度人,她的廣東話可能比印度語更流利。 擁有著異國的面孔,人們必定對你的文化背有一定的好奇心。尤其是印度 — 一個普遍香港人相對少認知和接觸的國度,「你家裡吃不吃咖哩?」、「你父母有沒有逼你結婚?」、「女生去印度是不是很危險?」與其說是歧視,更多的是未知的刻板印象;另一邊廂,當她回印度探親時,她在當地的親戚也同樣對香港好奇,莉莉面對這些問題時都充當著文化親善大使,不厭其煩地一一解答。於是有朋友建議她,不如拍YouTube吧,成為一位真正的港印文化KOL,一切就從這裡開始。 莉莉經常笑,擺甫士時也忍不住笑,友善而開朗的她人緣應該很好。偏偏這個樂天的女生小時候因著膚色而覺得自卑。 家人為了讓她融入本地文化,堅持要她就就讀本地學校。當整間學校只有她一張外國臉孔,童言無忌,午飯時間總有人指著她的午餐盒大喊:好臭!又或者,視這個外表與眾不同的小女孩為異類。這也是意料之內。小莉莉試著在香港這個地方建立自己的圈子,開始跟同學吃一樣的午餐、一起扭「Yes卡」、觀察身邊同...

【WHY NOT BOLD】有種闖進綠野仙蹤 — 藝術系獨立歌手 Dorothy Lau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UApUk3Od0M Let’s talk about Bold.  你會如何定義 “Bold” 這個字? 無畏懼的;自信而勇敢的;顯眼突出的;大膽、放肆、超越通常的界限;粗體的。 Bold 是個多義詞,正如每個人對 Bold 的理解都不一樣。 BBOLD,BE BOLD — 與其由我們來告訴你如何 Be Bold,不如交由你來定義。這一次,BBOLD邀請了六個背景迥異的女性,從她們自身的經歷出發,分享對 Bold 的想法。 第五位是劉君冬 Dorothy Lau。 Dorothy Lau 我想要做到嘅target,我做完先至會離開 她是《綠野仙蹤》裡的真人版桃樂絲,六年前從OZ(奧茲國/澳洲)回到香港,為了一圓音樂夢。 Dorothy 作為藝術系學生,有一門獨有的美學。她喜歡Power dressing,oversize和 mismatch 的風格,她形容這種穿搭是她上戰場的盔甲,帶點反叛,又有點倔強的底蘊,跟她的個性如出一轍。她是美指、服指、MV導演,也是獨立音樂人。多重身分,全因她從不把自己困在同一崗位上,由幕前變做幕後再做幕前,可以做的,她都想去嘗試,桃樂絲也因而經歷了一段奇幻旅程。 她當初決定回港,也相當的決斷。由毅然辭在澳洲gallery的工作,把一切行李搬回香港,到在這裡慢慢找到自己的夥伴,明顯不是一個審慎的計劃。事實也證明,有時一股作氣未必就如電影橋段一樣必定能夠成功,她並沒有自此踏上平步青雲的音樂路,反而在朋友的介紹下接觸助理美術的工作⋯⋯然而,也許正如《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所言:「當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種事物的話,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 二十歲與二十六歲的 Doroth...

【WHY NOT BOLD】享受一個人遊車河 — 自由的輪椅女司機 Rabi Yim

https://youtu.be/iknrneOECyg Let’s talk about Bold.  你會如何定義 “Bold” 這個字? 無畏懼的;自信而勇敢的;顯眼突出的;大膽、放肆、超越通常的界限;粗體的。 Bold 是個多義詞,正如每個人對 Bold 的理解都不一樣。 BBOLD,BE BOLD — 與其由我們來告訴你如何 Be Bold,不如交由你來定義。這一次,BBOLD邀請了六個背景迥異的女性,從她們自身的經歷出發,分享對 Bold 的想法。 第四位是嚴楚碧 Rabi Yim。 Rabi Yim 點解人哋講咗你就信?一定係唔好返嘅咩?你都未試過 Rabi的故事很勵志,也很不可能。 1998年的情人節,他們初次以情侶的身分初會,男生載她回家時一同遇上交通意外,她醒來就是醫院,從此就只能坐上輪椅。短短幾句Rabi 故事的描述,省略了其中的情感,你卻仍然能清楚感受到痛。 她說,一個人最自在。十九歲就獨自到法國讀設計,留了六年時間;受傷後她仍然想自己一個住,有自己的空間。 一個人去洗手間,一個人穿衣服,一個人煮飯。身邊人一邊質疑她,一邊幫助她。結果,她說她想去考車。母親第一時間反對,「你自己出車禍還想考車?」偏偏她擁有一個自由靈魂,嚮往無拘無束的生活,她無有怕,還最喜歡駕著愛車通處走,在車上,沒有人知道她是傷殘人士,她感覺與其他人沒有分別。 從把自己身體轉移上車到拆輪椅搬上車,到底要花多長時間?經過多年的練習後,答案是八分鐘,但當初,她卻用上幾乎半小時才做得到。那時她獨自在停車場練習,「乒鈴嘭唥」的響聲引來了保安的注意。「要幫你嗎?你好像很辛苦。」「不用,我要試,我要練習。」到終於成功後,她一整晚在港島都不停地開車,不想回家。坐著輪椅的所到之處...

【WHY NOT BOLD】唔專業唔合格唔完美 — 抗癌銀髮模特兒LISA·1958

https://youtu.be/94rP4xDXJnc Let’s talk about Bold.  你會如何定義 “Bold” 這個字? 無畏懼的;自信而勇敢的;顯眼突出的;大膽、放肆、超越通常的界限;粗體的。 Bold 是個多義詞,正如每個人對 Bold 的理解都不一樣。 BBOLD,BE BOLD — 與其由我們來告訴你如何 Be Bold,不如交由你來定義。這一次,BBOLD邀請了六個背景迥異的女性,從她們自身的經歷出發,分享對 Bold 的想法。 第三位是LISA·1958。 LISA·1958 LISA·1958 是一位新晉模特兒,入行短短三年,她自稱為一個不專業、不合格、不完美的模特兒,由於她左腳神經永久受損,需每日服食止神經痛藥紓緩疼痛。如穿著高跟鞋會引發痛點,左右腳平衡力弱,有很多姿勢她都無法做到,身體有限制。聽她的故事前想先讓你知道,她今年六十五歲,是個四期淋巴癌的康復者,她的模特兒夢已經幾乎有 60 年了。 Lisa 說,自己稱不上是女強人,只是一個我行我素的人,「想到的就去做」。然而,她比較貼近「想做的就要做到」。她成長於中國內地,那時候的社會環境不允許她自由選擇職業。她愛美,喜歡上鏡,儘管當時連模特兒這個職業都未興起,她就當起了「巴士小姐」,就算每個月工資只有數十元,她卻捨得花過百元買衣服。後來,她出國到了日本讀書、打工(儘管當時她連一句日文都不懂),她每件事都敢學敢做,最後說得一口流利的日語;後來她又來到香港,一切又再重新來過,反正她未曾停下腳步。這是 Lisa 的第一人生。 上天似乎知道她喜歡挑戰自己,於是幾年前在她身上安排了個高難度的挑戰。 初時只不過以為左腳發炎而疼痛,還以為自己走路走太多,誰知一到醫院檢查,就發現了一個 15.6c...

【WHY NOT BOLD】專寫道德淪亡故事 — 【有甜/重口/愛情】網絡作家 沈卓怡(內含劇透+長文)

https://youtu.be/4igDOaBTqpg Let’s talk about Bold.  你會如何定義 “Bold” 這個字? 無畏懼的;自信而勇敢的;顯眼突出的;大膽、放肆、超越通常的界限;粗體的。 Bold 是個多義詞,正如每個人對 Bold 的理解都不一樣。 BBOLD,BE BOLD — 與其由我們來告訴你如何 Be Bold,不如交由你來定義。這一次,BBOLD邀請了六個背景迥異的女性,從她們自身的經歷出發,分享對 Bold 的想法。 第二位是沈卓怡。 寫小說就係俾我盡情鳩噏,我講乜都得 沈卓怡 「我抽插任何嘢都得。」她的文字在深宵閱讀時份外辛辣,辣得醃眼。 人人都叫她沈卓怡,那是她書中的角色名,其實她在連登的會員名稱叫「乳陰服務熱線」。對,就是如此明目張膽。正如她所寫的題材 — 專寫道德淪亡故事。她偏愛邊緣群體,喜歡刻劃人性的脆弱部分,「當二人赤裸相對時,往往也是內心最赤裸的時候。」性在男女關係之中的確很普遍,但並不是人人都刻意談論,她反而把這些情感的碎片放大。當她於寫作路上慢慢找到自己的定位,她的作品不再局限於「甜故」,而是成了一種獨有的「沈卓怡體」。 跟沈卓怡聊天,你會發覺她有一種骨子裡的反叛。 她並不是一個擅於計劃的人,所以當主流作家都以「一年一書」為目標,她偏偏反其道而行。「搬字過紙對我來說是沒有意思的。」她的《煙消人散》,從用紙到設計都別出心裁,她在乎的不單止故事本身,更加是一種閱讀體驗。莫名的勇氣讓她一口氣印了相當可觀的刷數,而售價也定得頗高。你未必可以從連鎖書店中找到它們的影子,有緣人大概可以在網上購買。相距她上一部推出的作品經已過了兩年,她絕對儲夠了足夠的字海出版另一本書,但她也不趕。相比起出書的計劃(如有的話),她更享受現時被新事物衝擊和...

【WHY NOT BOLD】我有社交調節開關掣 — 社恐模特兒 Zelia Zhong

https://youtu.be/RoEZzYOq3J8 Let’s talk about Bold.  你會如何定義 “Bold” 這個字? 無畏懼的;自信而勇敢的;顯眼突出的;大膽、放肆、超越通常的界限;粗體的。 Bold 是個多義詞,正如每個人對 Bold 的理解都不一樣。 BBOLD,BE BOLD — 與其由我們來告訴你如何 Be Bold,不如交由你來定義。這一次,BBOLD邀請了六個背景迥異的女性,從她們自身的經歷出發,分享對 Bold 的想法。 第一位是鍾浠文 Zelia Zhong。 呢個世界無所謂公平唔公平,只要你將每一件事做到最好。 Zelia Zhong 我姑且大膽地稱 Zelia 為「社恐模特兒」。 鎂光燈下、鏡頭前,她是個大方自信、專業的模特兒 — 高佻的身材和一把長黑髮是她的標記。從她的一顰一笑、活潑的舉止,你絕對想像不到她背後的反差:她是個典型宅女,平日社交和應酬可免則免,你可能要花上極大力氣才可以把她推出家門,相比起努力運動保持身材的女藝人,她坦言自己缺乏動力,大多數時候都寧願在家看韓劇。 因家人工作的關係,小時候 Zelia 習慣獨留在家中看電視,大部分時間都只能夠自言自語,內向而文靜的她甚至被老師誤會過有自閉症。誰想到當天那個以電視為伴的女孩,今天出現於螢幕前示人了。 這個不擅交際的模特兒,當初由上海毅然放下原本做得頗為順利的工作來到香港,於是,開始重新適應一個新的地方、新的語言。這一切對於她來說都不簡單,幸好她身上有一個自動調節的開關掣。為著自己喜歡的模特兒工作,她學習去平衡外向和內向的自己。 那是一種內在的訓練。她曾經挑戰過自己在旅行途中要主動替一百個陌生人拍照;在陌生環境主動打破冷場,帶起話題匣子;當自己情緒受困時反而在社交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