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 Ieong

黃妍 Cath Wong 懷疑人生就大聲讚我_《黃言》新歌專訪

黃妍有一套獨門哲學(她稱之為黃氏哲學): 肯吃虧,做事不要只著眼於當下的利益 做一個善良的人,別人的態度不應影響你的做人原則 多認同和讚美自己,畢竟我們仍然生存,已經是一件很厲害的事了 「我頗為固執,旁人眼中或許看似無謂的原則,卻是我這輩子都會堅守的哲學。」黃妍如此說。因此,她早前推出了新歌《黃言》,以此大讚自己。訪問當天,先要她數三樣自己最抵讚之處,她想了想,「我覺得我唱歌挺好聽的,烹飪都還可以,寫歌也寫得不錯。」她的語氣其實帶點不確定,也聽得出有點拘謹。 「以前其實我經常都會自我批評,可能做完一個訪問,唱完一個表演,或者寫完一首歌,我都會圈起自己有什麼做得不好。」她坦言,「但後來發現,這樣再繼續圈下去,自己的情緒會很低落,自信心也會越來越低。但其實明明自己有很多很值得讚的地方嘛!所以現在即使是很小的無聊事,我也會讚自己。」 的確,讚美需要練習。在亞洲社會中,很多人都吝嗇於稱讚,讚自己就更加少。尤其在網絡世界,總是貶多於褒。黃妍也不是打從一開始就「懂得」讚人,讚人在某程度上也需要勇氣,《黃言》就是她的讚美練習。 有人形容她為「療癒系歌手」,尤其是早期的作品,大多充滿正能量。但實際上,長期保持積極態度是困難的,持續的壓抑只會產生反效果,「疫情時期的歌,我反而希望陪大家一同渡過負面情緒,我知道你在黑暗裡面,路很崎嶇很難走,但結伴同行,我們依然可以發光,我們聚在一起的光反應更多。」她真切希望,大家開心的時候聽她的歌,會把開心加倍,不開心的時候,她的歌也可成為陪伴,去分擔你的情緒。 生活上無論順境或逆境,好的事情要讚,壞的也要讚。這樣不會很「阿Q」嗎?似乎只不過是自我安慰。「相比起『讚』,『認同』可能比較貼切吧。退一百步來說,我們可以生存到今天,都已經很了不起,集中留意自己做得好的地方,給自己多一份認同,畢竟​...

好好告別自己-水の江瀧子的生前葬

日本第一個為自己辦生前葬的女子 1993年,2月19日,東京的東急飯店聚集了500人,為即將在翌日迎來78歲生日的藝人-水の江瀧子舉行生前葬。成為「故人」的水の江在開場時致辭:「能在活著的時候看到自己的遺像和花飾的祭壇,真是太幸福了。」這場前所未聞的葬禮由此開始。 「只要一次也好,我想抱抱瀧子。」在瀧子的遺像前,演員西村晃發表弔辭,而在他的旁邊,坐在藤椅上的瀧子本人正在哈哈大笑。就在這一年前,瀧子出席了音樂人今泉隆雄的追悼音樂會,她在那場音樂會被製作人永六輔啟發,決定為自己籌備一場生前葬。 生前葬的翌日,瀧子對朋友說:「你也應該死一次,死後的早晨十分美好!」 水の江瀧子是誰? 生於1915年北海道,瀧子13歲便加入了當時知名的松竹少女歌劇團。她憑著高佻亮麗的外型,以男裝短髮示人而被譽為「男裝麗人」,風靡一時,成為了日本1930年代的當紅偶像。1939年,她作為日美藝術親善使節到美國交流,到了50年代中期,她還活躍於電影製作領域。 生前葬流程 瀧子的生前葬氣氛十分平和。老牌演員森繁久彌擔任葬儀委員長,葬禮上選用了肖邦的樂曲、格里高利聖歌和俄羅斯宗教歌作為背景音樂;誦經則涵蓋了淨土宗、曹洞宗、日蓮宗以及可蘭經等多種宗教形式。在這樣的氛圍中,參加者們依次讀出了各具特色的弔辭。 接著是出殯儀式,瀧子親自站起來退場。當她再次出現在會場時,經已換了裝,現場儀式隨即轉為慶祝她78歲生日的「復活祭」,現場樂隊開始熱鬧地演奏。最後,瀧子連續四次鞠躬致謝,聚會結束。 好好告別身邊人,好好告別自己 當年在生前葬上想再抱抱瀧子的西村晃在4年後病逝,而晚年的瀧子因騎馬的意外而不良於行,一生始終未婚的她選擇坐著輪椅過著隱居的生活。2009年,為她主持生前葬儀的森繁久彌在她去世前6天,也以96歲高齡辭世。瀧子最後的葬禮僅限於至...

雌雄同體-寶塚Revue的星夢和墜落

做明星不如考大學 如果有人叫你要好好讀書,不要發明星夢,他大抵是正確的,事實証明,當上明星的難度遠比考到好大學高得多。話說,日本第一學府-東京大學的取錄率是22%;而當地一個名為「寶塚」的 Revue(歌舞和短劇融合的歌劇團),取錄率僅 3.7%。而首要條件是,你必須是女生。「寶塚」可是具百年歷史,大名鼎鼎的少女歌劇團! 每年,成千上萬的女孩會從全國各地來參加寶塚音樂學校的甄選,最終僅有約40到50人能被錄取,錄取後將會開展為期兩年嚴格的密集訓練課程。然而,站上舞台之前,作為新生,你要先學識每天早上打掃校園。兩年訓練後,學生們會被分配到寶塚歌劇團的不同組別(花組、月組、雪組、星組和宙組)進行實踐演出。 「男役」VS.「女役」 寶塚有一個獨有的設定-學生們會根據其表現和潛力被分配為「男役」或「娘役」-「男役」演員負責扮演男性角色,通常需要在身體和聲音上模仿男性,包括剪短髮、穿著男性服裝,甚至在說話和氣質上展現出男性的自信與魅力;「娘役」則負責扮演女性角色,保留傳統女性的優雅和柔美。 「男役」:女性的夢中情人 所以,到底是當男役好,還是娘役好?無可否認,男役的演員往往最受矚目,日本藝能界也有不少傳奇女優也是從男役出身(例如天海祐希、大地真央、真矢美季)。她們成為了許多女性觀眾心目中的理想化男性,全因她們的中性魅力既擁有男性的強大,又不具備現實中男性可能帶來的侵略性。 一代寶塚要沒落? 而近年,寶塚僵化的體制和封建的性別定形也被詬病,尤其是發生團員自殺和各類霸凌事件後,更有聲音指寶塚經已踏入沒落。這個被視為日本的第一代「女團」的 Revue 曾經是多少女孩的夢,但到底是好夢還是惡夢?作為觀眾,就不得而知了。 圖片來源:SoraNews24,Inside Japan Tours,The ...

【WHY NOT BOLD】在世界各個角落流浪-Gigi Chang 專訪

那年,她成了地球流浪漢 「二十五個小時的奔走,正式成為地球流浪漢。」2022 年的 9 月 11 日,女生在 Instagram 上紀錄了她環遊世界之旅的開端,她的第一站-倫敦。 Gigi Chang 在社交平台上簡單的介紹自己「拿相機,說故事,獨自在世界各個角落流浪。住非洲。」她是個來自台灣的攝影師,22 歲那一年,她決定踏上環遊世界的旅程。她跟 Phileas Fogg (《環遊世界八十天》的主角)一樣,從倫敦起程,出發的原因卻不是一場打賭,也沒有期限。環遊世界就只是想達成她兒時的夢想,「我想和十多年前的自己說:嘿,妳看,妳比想像中更加勇敢、堅強。妳終是去到了遠方,去聽見那些沒人知道的故事。」 於是,從英國到冰島,到巴黎,挪威、葡萄牙、巴爾幹半島、土耳其、巴勒斯坦、北非撒哈拉⋯⋯這趟旅程沒有既定的路線和時間表。在 23 歲的第一天,她踏足了 23 個國家。「剩下的全靠心去決定,每個地方要停留多久、要去哪些城市,要做什麼全靠際遇與直覺。畢竟路上太多的不確定。」 Gigi 踏著最自由的腳步漫遊世界的每一處角落。她深知自己是個幸福且幸運的孩子,家裡沒多少負擔,她把從大學時期當家教、攝影師的外快,用了約兩年半的時間儲了一筆「流浪經費」。「或許哪天被搶了就決定直接飛回家也不一定。」她笑言。畢竟歲月靜好,只因有人替你負重前行,她對此心存感激,也知道能夠達成夢想是她享有的特權。話雖如此,但其實旅費賺來不易。那是她靠日夜顛倒、西出奔走,用汗水儲下來的,一切只為了走上一段更遠的路途。 旅程中多多少少會有孤獨的時刻,尤其在遭遇騷擾、威脅與詐欺之下,還是會讓她很無助,也會想有人在旁一同分擔。但她從不認為孤獨是個負面詞,「孤獨」不是孤立無援、不是獨自悲傷,而是她的決定、給自己的課題。 在肯亞教書的八個月,是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Gigi...

#BOLD 獎我阿媽

【 #Giveaway #有獎遊戲 : BOLD獎你阿媽 】有個女人,喺成為你「阿媽」、「人哋老母」、「人哋老婆」、「乜太嘜太」、「隔離屋阿邊個師奶」之前,都係一個有夢想、有故事嘅女子。但唔知幾時開始,呢個女人由當初「追求者多到街頭排到街尾」,變成「為咗買餸街頭排到街尾」。阿媽們放棄咗自己嘅世界,去成為我哋全世界。BBOLD 相信,每個阿媽都擁有獨一無二嘅故事。今個母親節,我哋誠意邀請你「BOLD獎你阿媽」,話俾我哋知,話俾全世界知,你阿媽有幾 BOLD! 投稿網站 link 已放喺 @bboldhk profile:https://bit.ly/49X1HVMBBOLD 會選出 3 個最 Bold 故仔,並送出各自總值 $3,000 獎品* *獎品包括:@rosewoodhongkong Asaya Gift Card、@chiccohongkong 寶寶肌膚全方位呵護套裝、@merveille.hk 海洋膠原蛋白護膚產品 #活動截止日期:2024年5月9日 中午12:00 (香港時間);得獎名單將於2024年5月10日於 @bboldhk Instagram 內公佈 #條款及細則: 🔹BBOLD 將會從答案中選出得獎者(評分準則: 故仔夠 BOLD;圖文並茂且相符) 🔹名額 3 位,每位得獎者可獲得總值 $3,000 的獎品🔹參加者需要 follow @bboldhk Instagram 專頁 🔹每人只限參加一次 🔹參加者將視為同意 BBOLD 於 social media 上刊登你的故事 🔹活動受條款及細則約束,如有任何爭議,BBOLD保留最終決定權

【WHY NOT BOLD】好媽媽.壞媽媽-韋羅莎專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XQGiidSKlY 《年少日記》中的 Heidi (韋羅莎飾),大概是最殘忍的母親。 殘忍體現在她對戲中的孩子又打又罵;一句「如果我離婚一定是因為你」,把責任全卸在兒子身上;最後甚至決定撇下整個家一走了之。 然而,大家應該要看看現實生活中的韋羅莎 Rosa,她與戲中角色截然不同,簡直是母愛氾濫。 身為母親哭泣的權利 和丈夫 2001 年在一起,長跑 13 年後結婚,之後又再過了 7 年迎來了女兒 Mia。她形容,Mia 是她和丈夫用了 20 年的愛孕育出來。你一定對當中究竟牽涉多少計劃抑或機緣巧合很好奇,Rosa 笑言:「Thanks to COVID!」才知道,這些年來他們一直把生育這回事看得順其自然,明明數個月前二人才認真商量「沒有懷孕的話大家OK嗎?」「好像也無所謂」,數個月後便有了。「我很慶幸、很感謝有 Mia 的出現,她是一個祝福」,每當談及女兒,Rosa 都不禁母性大爆發,「她讓我知道原來自己有這樣的能耐,從前我不知道愛原來可以這麼大,她帶給我很多我潛在的一面。」 近年,許多媒體都愛把 Rosa 塑造成一個「淚人」的形象(她擔任《造星》的導師一職時,甚至被封為「紙巾焚化爐」),Rosa 對自己的感性直認不諱。「小孩剛出生,還未學懂用語言表達自己的需求時,哭是一種作為表達求救的方法,為何長大後會被標籤為『不可以』、『不好』、『不對』的事?為甚麼被人看見你哭就是弱?我完全不同意。」她因為經常哭,有些網民甚至質疑她的精神健康,「我們是一個人,開心的時候會笑,憤怒的時候也會生氣,那為甚麼傷感要隱藏?那是我,我亦不會改變。」 Rosa 分享了許多與女兒的生活片段。當一個 working mum,每天都活在拉扯中。要離家上班,望見女兒一臉不捨,她更不捨...

【WHY NOT BOLD】《美男子圖鑑》 專訪麗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onX9d92oCk 立即數出三個腦海中浮現的「美男子」。唔準諗,即刻答! 看吧,人人都有本屬於自己的美男子圖鑑。 由 90 年代的代表-金城武、陳冠希、吳彥祖、郭富城,到近年新一代的 Mirror、魏浚笙、劉俊謙⋯⋯每個年代都有專屬的美男子。於是,對美男子素來熱衷於研究的麗英,把心一橫,決定要製作一首《美男子圖鑑》-夥拍志同道合的音樂人 Serrini 為新歌填詞。喜歡靚仔,二人都毫不掩飾,坦率承認。歌曲由追星類比愛情-愛情是座森林,各人都在森林裡選擇適合自己的人。「《美男子圖鑑》是其中一個很瘋癲但很想做的題材,我今年就決定不要想太多,想做就去做,豁出來了,最赤裸地去分享我最真實的感受。」 她說,以往的作品都圍繞自身居多,今年反而想談談自己的戀愛觀。這個看似狂妄大膽的新一代女生表示:「其實我是一個對愛情挺認真的人,我是偏保守的,可能我比較 nerd。」她一臉認真,少有地擺出了跟平常傻大姐形象頗為不同的一面。有多認真?她跟我們分享了自己多年前的「求愛大作戰」:「我有試過一個『打直球』的經驗,曾經遇到一個喜歡的男生,我就直接跟他表白了,可能太過熾熱了,嚇得他好幾年都沒有跟我說過話。」她傻笑了好一陣子,「經歷過之後,我才明白到原來我面對喜歡的對象,都不可以那麼直接,以前大家年紀小,突然間有這麼濃烈的感情衝過來,有機會令他不舒服。這也是在戀愛上令我成長的一個練習。」日子久了,現在她可以當作趣事般輕鬆提起,但曾經熱烈地喜歡過,當時被拒絕也一定很痛吧。「下次如果我真的遇到一個有興趣的對象,我想要慢慢去了解他。」 歌詞中這樣寫道:「Date 你 date 我,我想 date 多幾個」、「陪我,投入愛我,再爭我」。驟聽之下都頗花心。麗英澄清,約會不同的對象是一種練習,你需要打開自...

很梁雍婷,非常梁雍婷

梁雍婷 (Rachel) 不是新演員了。2015 年入第一套電影便是《藍天白雲》,屈指一算經已九年。今年即將迎接 31 歲的她,提前收到一份了不起的禮物-憑《白日之下》中慘遭性侵的弱智人士「小鈴」一角勇奪亞洲電影大獎最佳女配角。 亞洲電影大獎頒獎禮前兩天,Rachel 在影人對談:「女演員的多重人生」的環節中分享了許多作為女演員的點滴。當天她穿著白色連身裙,踏著一對厚底白鞋,一出場便被主持彭秀慧笑言:「女演員果然不易當,化不化妝已判若兩人。」(Rachel 在《白日之下》是素顏演出,同場另一位嘉賓萬芳也是)她有點瘦小,長著一張童顏,她自己也坦言這可能是導演選中她當院友「小鈴」的關鍵條件。 對角色有同理心 當初 Rachel 一收到劇本,隔天便去試鏡,沒有足夠的時間作準備,她只可以傾向用模仿的方式去詮釋「小鈴」。到後來被選中,卻又因疫情而無法與現實中的智障人士見面。她只好著手研究一些醫療報告、看紀錄片,再加上自己作為演員的想像,去理解這個角色。「演員去閱讀角色的時候,很容易以一個高姿態去看劇本裡面的角色、去評論那個角色,但我在演出《白日之下》的過程中理解到,智障人士雖然有身心靈上的限制,但人性上跟普通人無異。我覺得最重要是對角色有同理心,也要學會如何去愛劇本上的角色。」 女演員以外的下一個身分 「我的人生除了演戲之外,暫時都沒有想到有其他追求,演員的路是很漫長,我希望可以慢慢花時間去努力、去學習成為一個更好的演員。」這個答案很官方,彭導說。「是真的!演戲之外,我的人生很無聊。」Rachel 所形容的無聊,就是跟平常人一樣,放狗、做運動、烹飪或看戲。她形容自己為一個女性主義者,「女性的種種身分,都只是既定的社會標準⋯⋯如果我不為人母,難道就不是一個女人嗎?即使我是別人的女朋友,也不一定要滿足特定的要求和條件。」 Rachel 謙稱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