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員

由香港女足再挑戰健美 要相信自己就是傳奇 運動員郭靖雯 專訪

「喜歡一種興趣再辛苦也開心,即使是上班也享受過程。」由愛上女足到職業女足,甚至去到成為女子足球教練,香港足球和健美的運動員郭靖雯(Iris) 這樣說過。Iris 現時效力公民女子隊,自小因為兩位哥哥而接觸足球,直至小學五年級左右,當她第一次看到也有其他女生踢球,便發現她愈踢愈想繼續踢,她提及:「我自己也很想和她們一起踢,足球給我的感覺就是刺激以及速度很快,我自己因為從小就很喜歡運動,我覺得一群人一起向著一個目標努力,其實這個感覺是很好,所以這也是足球運動讓我快樂一個原因。」 在北韓踢女足賽的難忘事 對她來說最難忘的經歷就是2017年還是代表香港隊女子足球時,我們踢亞洲盃外圍賽地點是北韓。 而北韓一向不是一個熱門旅遊地點,對我們來說充滿神秘感:「入境時又會有很多不知未知數,但是後來發現當地人都很友善,接待也很好。」 Iris 提到:「剛好那一年北韓是第一次舉行馬拉松國際賽事,所以有香港人報名跑馬拉松,他們得悉香港女子足球隊準備在當地比賽,於是問我們足總會不會有機會可以進來看呢,最後他們真的自費買門票支持,大概有100個香港人。」 她笑着說:「當全個足球場都是北韓觀眾時,突然間你聽到幾句廣東話叫你加油,難種感動與親切的感覺很難忘。」又可以親身了解北韓當地文化,又可以累積新比賽經驗,更有如此暖心的支持,都讓她感覺很好。 面對傷患 再次落場踢都要勇氣 小時候左右腳做過十字韌帶手術後,特別第二次斷十字韌帶的時候,重新落場踢足球更需要勇氣和堅持才能繼續踢。負傷在身,再踢比賽可能要「就住就住」,但其實當你一全神貫注在比賽之中,你就進入另一個狀態,非常投入及專注。但隨著自己成長,我都會想繼續去堅持。 面對 Iris 的傷患家人自然會擔心,她提到:「媽媽就是當我每次受傷都會勸喻不要再踢,特別第二次的時候,她再度重覆勸我還是不要踢足球好了。不...

再難捱也要鬥堅持下去 羅映潮尹詩慧渣馬賽前分享

新一年體育盛事渣打香港馬拉松(「渣馬」)將於1月21日 (星期日) 舉行,分為全馬拉松、半馬拉松、10公里賽事、10公里輪椅賽及輪椅賽體驗組賽事。本年度渣馬路線以尖沙咀彌敦道為起點,途經窩打老道、連翔道、西九龍公路、昂船洲大橋、青馬大橋、汀九橋、西區海底隧道等等,最後以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為終點。經過一年的準備與練習,相信各位跑手都已經整裝待發,對於今次賽事充滿期待,今次 BBOLD 邀請了香港長跑運動員羅映潮 (Virginia) 與尹詩慧 (Cici),於馬拉松賽前分享她的們長跑歷程與突破自己的秘訣。 跑步的初心 Virginia 最初是經學校老師推薦參賽學界越野,越跑越想自己進步,於是出去跟教練練習。不過跑步有時也不能對自己要求太高,讓壓力影響過程,失去跑步的樂趣。Virginia 於大專一年經期間就因為讀書、訓練方向問題,而導致生理心理受壓,出現荷爾蒙失調的問題,體重增重了 20 磅。 面對自己欠佳的狀態,她明白應該先正視自己的真正需要,她分享:「我冇逼自己繼續比賽,反而退一步用另一個方法享受跑步,希望可以重拾對跑步嘅熱情。兩年後覺得自己身心都準備好再比賽練習,於是就再回到賽場上繼續追逐時間。」 將跑步獲得的力量傳遞他人 Cici 除了是一位長跑運動員,跑齡已超過五年,她同時身兼瑜伽導師,有時候 Cici 會跟瑜伽班的學生分享她長跑的個人經歷。最讓 Cici 開心的是有學生被她的長跑熱誠感染,踏出第一步嘗試跑步,讓她感受到原來自己也可以將能量傳遞他人,帶動他人建立健康的跑步習慣。 相信當感受到當你愈投入一件事之中,身邊人也會感受得到。  跟自己的一場比賽 在接觸長跑前 Virginia 對好多事情都感到好奇新鮮,但又容易「三分鐘熱度」,欠缺耐性。自從展開長跑旅程,她明白好多事情不能操之過急,慢慢培養到自...

Molly Carlson 懸崖高台「跳」出低潮 對抗進食障礙的勇氣之旅

如果有留意奧運項目,相信大家對10 米高台跳水運動也有一定了解。要踏上 10 米高台看下泳池,有不少人都會因為畏高而不敢挑戰。但有些人不但能在 10 米高台閃閃發亮,更有勇氣向難度挑戰,就是「20米高台跳水」或是「懸崖高台跳水」。懸崖跳水和10米平台跳水雖然有相似之處,但懸崖高台跳水卻是一種「極限運動」,從空中 18 至 27 米的高度一躍而下,高度差異超過一倍,因此跳水技巧及安全性也會有不同考量。 既然是「極限運動」,當然具有一定危險性及風險, 從平台(離地 30 英尺)嚴重落水可能會造成傷害:瘀傷、肋骨斷裂和迷失方向,所以成為懸崖高台跳水運動員必須經過非常專業且嚴格的高台跳水訓練,並不是一項適合新手嘗試的極限運動,而大部分的懸崖高台跳水運動員其實都先經過專業的高台跳水訓練,而不少都是職業跳水運動員。 落水衝擊力接近車速一樣? 先從速度看差異,跳水運動員從 10 米高台以大約 30 公里時速入水,高台跳水運動員從 20 米高台處以大約時速 85 公里入水,已接近高速公路上行走的車速了,因此懸崖高台跳水運動員要承受撞擊水面的力量,是 10 米跳台跳水者的九倍。 面對如此極端的高度所造成的衝擊力,懸崖高台跳水運動員為了避免入水時受傷,需要先雙腳落地,以及必須協調腿部、腹股溝、核心部位的伸肌及腹肌。因為入水的衝擊力對於跳水運動員的手臂、肩膀和頸部來說太強大了,無法承受頭朝下的衝擊。入水前動作,要盡量「谷實」肌肉以減低自己受傷的機會。  從懸崖跳下時,如果以頭朝下的姿勢進入水面可能非常危險,因此不建議這樣做。 在懸崖高台比賽中,一般會有水肺潛水員在入水點附近待命,協助運動員入水前分辨入水位置,以及待跳水運動員入水後立刻支援。因為運動員身處 20 米高空,有機會難以分辨入水距離,這時候會示意水肺潛水員在水面潑起水花。  「R...

美國田徑運動員 Allyson Felix 曾受懷孕歧視到創運動品牌 Saysh

運動員可以創立自己品牌,一般人會覺得是走向商業化、學投資的故事。但美國田徑運動員 Allyson Felix 的個人品牌 Saysh 創立的起因,卻是緣起自對她來說可悲的個人經歷。 Allyson 從2004年雅典奧運起奪下田徑競跑 200 米銀牌之後,曾經於後來多屆奧運女子田徑項目獲得 7 金 3 銀 1 銅獎牌。在傲人的戰績背後,不少人以為她的職業運動員生涯將會一帆風順,可是就在 2019 年 Allyson 懷孕時,當時她的贊助品牌 Nike 大大刪減她的代言費用,只願意給予原本的 3 成代言費,變相等同強迫她在家庭與事業之中做抉擇。 在她Saysh One 官網中,Allyson 以網誌形式分享了她的故事。 「我一生都在跑步 ,我擅長跑步,也曾經在比賽中獲獎無數;同時我更怕停止跑步,害怕當自己不再繼續喜歡的事,便會失去自己。」作為職業女運動員,一樣擔心組建家庭會對她的職業生涯宣判「死刑」。但要來的還是要來,在她懷孕期間,她面臨著無法逃避的性別不平等。 她的雇主沒有全面支持她和同事生育,更被告知要「知道自己的位置」(Know your place),職業跑步運動員應該只是跑步。 " I was told to know my place, that runners have to run. "  即使是金牌選手,也只是贊助商的投資工具 Allyson 深深感受到懷孕女性於職場所受的歧視,而打擊不只是如此,後來 Allyson 還因為健康因素,在懷孕 32 週的時候緊急剖腹產,與孩子一同經歷了生死關頭。幸運的是Allyson 擁有強大的心態與堅持,讓她度過重重難關,2021年,36 歲的她更於東京奧運場上復出。 Allyson分享女運動員在生育期間會面臨的難處,例如懷孕五個月了,還要凌晨四點半就開始練...

程小雅三戰亞運 望再突破自己紀錄 陳佩琦傷患恢復 再戰接力賽狀態佳

杭州亞運賽事熱烈進行,香港運動員屢獲佳績的好消息讓人特別興奮,我們要繼續為準備出賽的運動員打氣﹗ 9月29日是田徑項目比賽的開始,打頭陣的有競步項目,緊接下來有講求合作、爆發力的短跑、接力賽等等。第三次參加亞運的女子競步運動員程小雅於賽前分享,她的備戰準備充足,亦對自己有信心,期望以目標成績 — 至少 Top 8,刷新自己以往的紀錄,創新 Seasonal best。 想有突破就不能放棄新嘗試,以及累積各種比賽的經驗。小雅回憶述說,在今年四月時,她於日本石川輪島第107屆日本陸上競技選手權大會的 35 公里公組別賽事中,當時比賽時風勢頗大,而受天氣影響,進行賽事的難度也會相應增加。 「最辛苦係 35公里,繞 35個圈真係好漫長。順利完成 20 公里後,到 27 公里時突然時間漫長到有啲『懷疑人生』,忍唔住諗咗一吓自己點解會參加咗。」去到最後路段,她突然留意到賽場的時鐘,透過提醒自己目標每一公里保持5分鐘,她立刻打起精神,決定『與時間鬥快』,每一次經過賽場的時鐘便在內心扣5分鐘,,她最終以2小時59分32秒獲得季軍,並打破香港紀錄。」 想不到會運動員也有跑到「懷疑人生」的時候,但懷疑過後她依然繼續自己的步伐,更找到讓她堅持下去的秘訣,巧妙的變通,想必這也是她能屢創佳績的過人之處。 她補充指,35公里訓練需要身心刻苦的訓練,而最近在澳洲挑戰的 150 公里競步訓練,就要求更高的體能消耗,亦讓她一度感到頗為疲累,亦需要相應的治療恢復身體狀態。「食好啲,食健康啲,瞓好啲。」也是她分享最簡單直接的治療方法。 「喺外地聽到廣東話鼓勵特別溫暖」 相信幾年前疫情開始,對不同運動員都是新的考驗,也有讓運動員感到無力感的時候。小雅憶述在 2021 年東京奧運時因應疫情下的措施,運動員團隊也有人數限制,程小雅的團隊只有一位教練及一位領...

耐力與意志力挑戰 香港公開水域游泳運動員聶芷彦

公開水域游泳項目首度亮相亞運舞台,受到大眾及各界關注,項目一般是於海、湖泊或河流游泳的戶外活動,而當中最大的挑戰,除了講求運動員身心狀態、耐力、意志力,更講求運動員判斷水域狀況的能力,因為潮汐、表面洋流和風阻是游泳完成時間的主要決定因素。 而比賽期間泳手們將會一整班在同一時間在海上開始游,並沒有一條線道獨立游,當多達5、60人同時跳落海,運動員之間的距離沒有實際規限下競爭會很大,特別容易撞到其他運動員或有肢體碰撞,影響運動員表現,與室內標準池比賽相比截然不同,也是更大的挑戰。 香港長途泳手、公開水域游域運動員聶芷彥分享,最大的挑戰是要時刻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態,在一場長達兩小時的比賽中,無論是內外在因素,都是變幻莫測,無法預料的。在外在因素方面,即使這一秒的排名位置很前,但下一秒一個大浪或一個轉彎位, 排名可能會向後退幾十名,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沒有強韌的心態,很容易會感到氣餒,大大影響餘下的表現。另外,當幾十人一起向著同一方向游時,當中會有很多碰撞、到最後衝刺時若果身旁有選手平排並列一起游時,心中的不安和壓力會非常大,而致勝的關建就在於這些重要時刻也能沉著氣,保持冷靜,盡情發揮應有的能力出來。 期望大壓力更大 專注細節調整心態 大家都知道,運動員比賽身體質素要好,心理質素要更好。一般人面對無形壓力,可能會動摇,但運動員之所以強大,是因為她們也擁有強大的心。即使再大壓力,都能專注當下訓練。 早前在世錦賽亞洲泳手中排名第三,出色的表現讓不少媒體眼光投射到芷彥,一開始芷彥也讓倍感壓力。芷彥分享指:「對我抱有很大的期望,但我知道事實並非這麼簡單,在10公里的比賽中充滿着不同的變數,即使這次比賽能拿到獎牌,但因為每一次海賽所面對的挑戰和難關也不同,所以下一次比賽的名次相差很遠也是會有可能發生的,因此面對無法預計的成績。」 她明白好多天氣、環境因...

女花一姐鄭曉為 狀態大勇信遇強愈強 三人女籃關海珮 首參戰興奮比緊張多

亞運精彩賽事陸續有來,其中頭幾天的重點賽事,包括排球、帆船、花劍與三人籃球等等,而早前在新加坡花劍衛星賽,錄得全勝紀錄稱后的花劍運動員鄭曉為,更是狀態大勇,也讓大眾及寄予厚望。鄭曉為指,衛星賽確實是亞運前一個很好的熱身機會,但自己並不會將衛星比賽成績作為指標而影響心態,還是以平常心面對亞運。雖然有時「平常心」還是會敵不過壓力,應對壓力,鄭曉為認為學會與壓力共存,才能把其化為動力會不斷提醒自己不要過分恐懼,並不會特別為自己減壓,可見她擁有強勁的運動員心理質素,今次出戰亦氣勢如虹。 再一次參與亞運,對於鄭曉為來說一切感覺既熟悉又新鮮。經過幾年,她感受到在技巧、能力及心態各方面都比上次參賽有進步,所以對自己亦有更高期望,希望能夠穩定發揮。 對於今次的最大挑戰,她分享指:「亞洲國家整體水平都提升咗,尤其是中日兩國,日本更加已經擠身在世界頭四,所以高水平的對手絕對是今次比賽的主要挑戰。正所謂比賽表現20分來自實力,80分來自心態。技術訓練以外,我都有靠睇比賽片段,以及去參加其他國際賽事來讓自己保持比賽感覺。」 面對比賽的勁敵與壓力,即使好多時候充滿未知之數,她仍然堅守信念保持最佳心態,自己不是做不到,而只是未做到。 另一方面,有不少運動香港首次派員參戰亞運三人籃球,女子籃球運動員包括陳穎欣、關海珮、何佩盈及吳欣潼。雖然四人組合仍未試過參與正式比賽,對三人籃球的比賽經驗較少, 關海珮分享指面對接下來密集的比賽形式,體能上的應付以及身體狀態能否迅速恢復都非常關鍵,而且亦是有挑戰性之一。 香港首度出戰這個項目三人籃球賽,關海珮難免會感緊張,但仍然無阻的雀躍興奮的心情,因為這亦是她第一次參加大型且高水平的比賽。而為了有更好準備,海珮從未停止她恆常的籃球隊練習,還會特別安排自己個人特訓,因此在這段短時間內,跟隊友的默契也有明顯增長,...

認識福布斯亞洲 30 以下精英榜 年輕女運動員精英 村岡桃佳

上月,美國福布斯Forbes 雜誌發表2023年度「亞洲30位30歲以下精英榜」(Forbes 30 Under 30 Asia),其中MC張天賦入選「體育及娛樂界人」成為城中熱話。除了MC張天賦之外,大家有否留意今次亞洲區的體育界精英呢?其中也有不少年輕的運動女將被選入30歲以下精英,例如有日本選手村岡桃佳(Momoka Muraoka)、「韓國短道速滑皇后」崔珉禎(Choi min jeong)、澳洲高爾夫球選手Hannah Green 、澳洲網球選手Ajla Tomljanovic,以及年僅 23歲的哈薩克網球選手Elena Rybakina。 作為年輕運動員,好多時候都要比人更早做出一些人生上的取捨,例如面對密集的訓練時間,要犧牲與日常社交或與好朋友玩樂的時間;參與運動訓練時也未必有好多資源支持,運動競技的路上,會因為各種比賽,面對挫敗更會比一般人多,所以要作為運動員發展,除了要有滿腔熱誠,還要有極佳的身心質素。而當中更有些運動員,擁有激勵人心的運動精神,更是因為被運動改變了她的世界。 在亞洲30位30歲以下精英榜上榜的日本選手25歲的村岡桃佳,在4歲時診斷因為脊髓病變導致下半身麻痺,從那天起,桃佳要依靠輪椅活動,而身體上的轉變亦曾經活潑好動的轉變成內向的性格,改變她的契機源自運動。在小學一年級時與爸爸一同觀看縣內舉行的殘障運動會為選手們打氣,更被看到輪椅運動員的熱血打動。而直到小學三年級時,桃佳到福島縣參加椅子滑雪體驗會。首次滑雪的桃佳不知畏懼,雖然跌跌碰碰下痛得大哭,但依然爬起來繼續嘗試。 運動讓世界從此變得更大 村岡桃佳曾分享指,運動可能就是她的世界,運動讓我的世界擴大,能夠參與和與各種各樣的人交流,可以去她從未去過的地方。2014年,桃佳首次參加俄羅斯索契冬季殘奧會,作為當時代表團最年輕的運動員,因為失誤,在大回轉項...